您好,欢迎来到广州传媒艺考培训多芬艺术!

手机

密码

安全问题

注册 忘记密码?
传媒编导培训专业

课程中心

播音主持培训专业
摄影摄像专业
影视表演专业
现在行动,三个月后... 你将彻底改变!
最新文章
编导艺考培训电影《东京物语》
来源:编导艺考培训电影《东京物语》 | 作者:广州编导培训 | 发布时间: 2019-05-04 | 2637 次浏览 | 分享到:
小津安二郎用他的镜头,触摸到了人生中的失望,衰老,孤独和寂寞,以及就在不远处的死亡。电影平淡缓慢,小津安二郎总是如此克制内敛,没有刻意制造的冲突,却有种吸引人看下去的力量。

 编导艺考培训电影《东京物语》


编导艺考培训电影《东京物语》

日本是一个带有厚重东方底蕴的国度,那里的人们尊老爱幼,恪守孝道。然而在上世纪60-70年代日本新经济浪潮时期,人们向往大城市的物质生活,对物质利益狂热追求,致使日本一度处于礼崩乐坏的阶段。电影《东京物语》即是导演小津安二郎在此背景下创作的故事,它以缓慢温暖的基调向人们娓娓倾述了一个家庭的疏远隔阂以及人们在面对生老病死之时的无奈与感伤。在小津那看似舒缓平静的镜头背后,实则隐藏了一把锋利的刺刀,他所呈现的这些无法解决的轮回式的痛苦,带给观众的则是直戳心脏的悲凉与凄切。

        半个世纪以来,在世界各地的影迷心中,小津及其同年代的沟口健二、黑泽明三位导演的作品,简直代表着日本电影的最高艺术成果。假如说,黑泽明主要以武士及前史体裁的电影著称,沟口健二侧重于体现千辛万苦的小人物,特别社会下层妇女的不幸遭遇,那么,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则专心于反映普通人家的日常日子,努力刻划微观细腻的情感世界。乍眼看来,小津的电影既没有微观博大的前史与哲学考虑,也短少情绪明显的品德与社会评判,简直全是些饮食男女的家庭琐事。小津后期的电影,更是把目光倾泻在中上阶级的家务事上。为此,小津曾遭到日本一些影评家的责备,以为他兴趣小资,不重视低下阶级。但换一个角度看,正是由于小津尽量为观众出现日子的正本相貌,防止作出非黑即白的简单判别,才使得他的电影饱尝住了时刻检测。

 在小津的百年冥诞,重温《东京物语》、《晚春》、《秋刀鱼之味》等名作,它们清简静穆的风格仍然让人叹服。更重要的,是小津电影蕴涵的普世情感与根本人道,那些一幕幕的日常人生,那些生老病死的离别场景,不管多么残酷与无法,也不管任何年代与社会,都是咱们每一个人终究要面临与承受的实践。 

这是一部生活气息很浓的电影,整部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犹如一壶陈年佳酿,越品越醇,越品越香。他的慢节奏讲述方式,可能会让青年影迷朋友们感到有些枯燥、单调,尤其是生活在当今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下的青年人,生活的压力使得他们每天匆忙度日,这种的状态用饮食比喻的话,大都喜欢快餐。

《东京物语》却像一桌丰盛的宴席,能让你品尽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滋味,饱尝生活中是与非的酸甜苦辣。

 

0:01''-0:14''

’舒缓音乐渐起

松竹映画

 

0:14''-2:14''

演出人员表

背景音乐似乎带着三分希望,七分凄凉,婉转又悲伤。

有一种对人生况味无奈的感伤。

 

2:14''- 2:21 ''

黑屏

2:21''-3:14'' 尾道(海滨小城)-山脚街区

海滨街道上的热闹早市,火车隆隆开过,气鸣声预示着工业化进程下的时代背景。

 

3:16''-4:28'' 平山家

通过对话交代了父母在家做远行的准备,以及在老家工作的小女儿京子的职业(学校老师)

京子的性格,通过行为和说话方式可看出是个比较乖巧懂事的女孩

 

4:28'' -4:37'' 玄关-小巷

京子从玄关处出来(交代部分场景),遇见早上上学的附近孩童,孩子行礼,很懂礼貌

 

4:37''-6:06'' 切回平山家中

老俩口的日常对话,因为年龄大了,记忆力下降。以及后面通过周边邻居的接触侧面介绍了

儿女的情况,儿女都在东京生活。最后问候天气等,邻里关系不错。

 

6:06''-6:27'' 东京

看得见小工厂的江东风景,工业化进程下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小城完全不同

编导艺考培训电影《东京物语》

        小津安二郎用他的镜头,触摸到了人生中的失望,衰老,孤独和寂寞,以及就在不远处的死亡。电影平淡缓慢,小津安二郎总是如此克制内敛,没有刻意制造的冲突,却有种吸引人看下去的力量。明明没有过电影里同样的经历,却让人莫名生出有许多感同身受的心酸。比如老父母备受儿女冷落却还互相安慰的时候。

        影片里的老父母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他们总是一副安详,眼带笑意,即使受到孩子们的冷淡对待也都报以宽容。他们提早从热河回来时,遭到女儿的责怪,还婉转地下了逐客令。东京那么大,自己的儿女在此都有家室,老父母却沦落到无家可归。老父母便商量母亲去守寡儿媳那凑合一晚,父亲去找以前的朋友看能否借宿一晚(最终也没有借宿到)。老父母大夏天无处可去,待在公园里乘凉,边等待守寡儿媳下班。但他们依然没有抱怨儿女一句,默默承受。当别人对他们好的时候,老父母便充满感激,还夹杂着怕打扰到别人的不安,这大概源于儿女的反应让他们意识到衰老的自己已成儿女的包袱。当守寡的儿媳这样一个外人对他们处处体贴关怀的时候,他们内心该更加感慨。即便遭到这样的待遇,老父母在决定离开东京,返回家乡时,依然笑着对儿女说:你们所有的人都对我们很好,我们这次旅行很开心。

与此截然不同的是儿女们的表现。儿女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陪他们,便合计送他们去热海度假,住廉价的旅馆,以期摆脱他们。而所谓的热海是年轻人的天堂,晚上吵闹的旅馆让老人们根本无法入睡。小儿子忙于工作根本没去陪父母,父母在坐火车返回家乡时生病了在大阪停留了一夜,小儿子送他们去看医生,可是回到公司之后反复抱怨:好麻烦。对生病的父母毫无耐心。女儿责怪女婿给父母买的点心太贵了,认为给他们买便宜的饼干就好了。还在母亲过世后惦记的也是母亲遗留下来的漂亮和服和上等的麻布。自私到让人心寒。

        小津安二郎用这种极致的对比来描述日本战后孝道文化的逐渐衰退,传统大家庭制度缓慢解体。这种担忧,放在今天也是值得思考的

当我们成人离开家以后,该如何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父母?

如电影里讲述的,儿女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在城市里摸爬滚打也实属艰难,现代社会里离家奋斗的年轻人压力更大。可这不应该成为我们遗失孝道的理由。

孝顺父母,是一种自然的感情,一颗孝心,也只是平平常常。很多时候,在子女眼里根本就无关紧要的细节,在父母心里却可以掀起惊天波澜。一个电话,一声问候,一句闲聊,一顿晚餐,一次出游……只要我们有心,和父母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可以去传递我们的爱。

孝顺落到最终可能就是好好说话,互相理解。不要像电影里的小儿子一样最后只能后悔不迭的重复着他以前说的那句话:“父母没进棺材,就没有人要照顾他们。

“东京那么大,万一哪一天走失了,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了”。人生这么短,这一世的父子情分你要是不在意,我们就先走了。

孝道的遗失,亲人间的疏远隔阂,在这个诺大的名为东京的城市,显得异常冰冷与凄悲,它们不仅仅存在于片中的这一家人中,哪怕是将故事放到现在,我们每个人也或多或少经历如此的窘况。而导演小津通过塑造老人、儿女这些普通的家庭成员形象,向观众展现了一副家庭生活常态的图景,他以平实、真挚的语言透过小人物向我们倾诉着整个时代的无奈与悲哀。影片一开头,是一片田园牧歌式的场景,老夫妻和自己的邻居温情式的道别,他们放心地将房子交由邻居看管,可惜的是,这份真挚朴实的乡村情感也许只存在于人们童年的故土中。当老夫妻到达东京后,急速奔驰的车流,旋转般的摩天大厦都使他们处在一种即将迷失,被人遗弃的状态,儿女们的态度都是极为冷淡一般,而从未谋面的孙子孙女们对老夫妻更好似形同陌路,他们在那生活的并不愉快。在偶有的一次和老朋友去酒吧喝酒途中,老人们聚在一起倾心交谈,他们感怀于子女在大城市的混迹原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风光,又无奈于子女在离开故土后对自己感情疏远隔阂以及肉体上的远走他乡,但诚然,这便是这个物质利益驱使下的社会冰冷现实,它就是这样毫无保留与赤裸,真情在此被无情的脱落与遗忘,这是个体趋于整个时代的被迫选择,它也更加折射整个时代的悲哀。

因此,在这个极速变化的时代,生老病死的发生则更加频繁无常,而以中国传统佛学视角来看,死亡则是一种永不停止的轮回式的痛苦,只有当人获得涅槃之时,痛苦方可得到解脱。小津对待死亡的态度,其实趋向于佛家的这种生死无常、释怀豁达的心境,正如影片结尾处,老人孤寂地坐在故乡门口,好似在等待与张望着什么,整幅画面给人感觉既凄婉又悲伤,但是,观众依旧不难看出,老人脸上始终带有一抹淡淡的微笑,他心平气和并无太多怨气地望向远方。死亡是一件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无法避免却又让人十分恐惧的事,因而在面对死亡之时,也许我们能做的便是像片中老父亲一样,以一颗微笑坦然之心去面对,毕竟生活中我们不如意的事已经有那么多,除了释怀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影片时刻透露着的悲凉气息与整个故事所呈现的舒缓平静相得益彰,全片的镜头多是取景于室内,导演小津善以一种“榻榻米”式的摄影视角去客观呈现日本的家庭伦理生活。同样的,片中的主人公多是以一种谦卑的跪坐式动作面对摄影机,这无不让人在小津的镜头下感受到日本传统文化之美。整个故事以表现家庭生活为主,没有太多戏剧性的冲突,小津就像一个忠实的记录者一样,恪尽职守地对这种家庭生活常态进行恬淡温暖的守候,因此,整部影片的基调显得既清新温暖,又厚重朴实,它总能在不经意间带给人无法言说的感动和凄婉,缓慢又不失力度。

电影《东京物语》通过舒缓平淡的方式带动了沉重的孝道遗失、生老病死等现实话题,它以一种“淡如水利如刀”的方式向我们展现了人间真情或是世态炎凉。有人曾评价小津其一生的电影生涯中总是在重复拍摄一种叫做家庭伦理的东西,他们认为这样的做法显得既枯燥又乏味,缺乏创新进取的精神。但诚然,我们无法否认,正是由于小津的这种重视个体,重视家庭的主题坚持,日本的平民精神和伦理之美才得以更好的呈现,它于之整个世界电影史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